《當嶺南遇見戈壁》中山大學嶺南(大學)學院戈十一微紀錄
來源: | 作者:hyirdcc2011 | 發布時間: 2016-04-15 | 1713 次瀏覽 | 分享到:




江波說他要在有生之年跑100個馬拉松。

 后來我信了,他說到做到,邊做買賣邊跑步,而他說跑戈壁是讓他最感動的,這是一場人生的修行,
于是有更多的嶺南人參與了進來,帶著好奇心慢慢的開始修行,希望通過遠足帶來遠慮------

為什么行走就能帶來力量?這是一個讓人很好奇的問題,動作是單一的、頻率是單一的、呼吸是單一的,

若是在戈壁,跑著跑著,景色也單一了起來,在如此單一的環境里怎么能收獲那么大的力量呢?
走過戈壁的每個人為什么都能告訴你豐富的人生體會?

前兩天采訪兩位嶺南的老校友,勵社88歲的馬文銓和88歲凱社的王鈞池,兩個校友都經歷抗日戰爭。

戰爭起,嶺南大學、中學輾轉香港、澳門,直到偏遠的廣東韶關,一路躲避戰火,一路教書育人,數萬里,
這就是一所大學和中學的被迫行走,為的是求生、求一方安靜的讀書園地。天不養人,條件自然是艱辛的,在這樣的惡劣的環境里
,知識分子的選擇當然不多,然而即便如此嶺南學子每日高唱“中國不會亡!”,
參加陳納德的飛虎隊,犧牲自不必說,為家為國為嶺南!

時光一退70年,沒有了戰火紛飛,沒有了國恨家仇,行走的意義對于嶺南人究竟又是什么?

大漠戈壁創造的單一性雖不及歷史來得殘酷,118公里也足以考驗人的意志品質。
“在戈壁的奔跑中,你會思考些什么?”這是我們最喜歡問歸來者的。
“我在想我的孩子”,“我在想我的父母”,“我在想我的公司伙伴”,“我在想我的愛人”,“我在想人生”,
“我在想終點的歡呼”
-----這些簡單質樸的回答不正是70年前嶺南人為家國付出一切的答案嗎?
行走在這個時候有了目標,也有了傳承。

在中國歷史里,從孔子到西南聯大,思想的行走承載著濟世救國的理想。

在公元7世紀,玄奘大師的行走為了盛世下的民心泰然。行走本身沒有什么,
而是那些行走的人賦予了它非同一般的意義,從遠足到遠慮,讓我們一起去戈壁!
















在线观看片A免费观看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