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駱駝穿過針眼”-姚熹
來源: | 作者:hyirdcc2011 | 發布時間:2016-04-15 | 2383 次瀏覽: | 分享到:




2014年10月29日,我們一早從廣州急急忙忙趕到上海,拍攝的設備跟隨我們一路顛簸,

在地鐵里面不停地轉線,上下樓梯,最后路過了東方明珠,

沒來得及掏出手機拍上一張就小跑著進了上海國際會議中心。

悄悄地推開會議室的門,第九屆亞洲鐵電會議和第九屆亞洲電子陶瓷會議正在舉行,

我們彎低了身子走進去,架起了機器。

這是鐵電學領域最高級別的國際學術會議之一,大會將在今天閉幕。



主講人姚熹院士在會上做了總結發言,會議結束后,我們在落地玻璃窗旁坐下,

余熱未退,院士興致很高,大家都散坐在周圍,聆聽院士與我們分享故事與人生。

20世紀70年代末,尼克松總統訪華后,國家開始派遣訪問學者到美國去的,第一批360個人。

飛機從北京出發,德黑蘭停一停,蘇黎世停一停,日內瓦停一停,紐約停一停,華盛頓再停一停,

就這樣,這批360人的訪問學者,開始了自己的留學生涯。

“生活方面沒有什么,倒是思想方面沖擊應該說是很大的,一下子從文化革命的環境下進入到美帝國主義的(環境)?!?/p>

今年80歲的姚院士回憶起他的留學生涯,顯得異常興奮。



姚熹,國際知名的材料科學家,國際陶瓷科學院院士,現為西安交通大學國際電介質研究中心主任,

同時也是同濟大學功能材料研究所所長,他是我國在鐵電陶瓷研究方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并被國內外同行看成是我國在這一領域的學術帶頭人和代表。

這個故事很長,我們在會議中心采訪了兩個小時候,而第二天,我們在姚院士療養院里完成了余下的采訪,

復旦大學附屬華東醫院,中國文學巨匠巴金在這里度過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章。

我們和姚院士聊起他的小時候,聊起他第一次覺得電很神奇是因為看到日光燈,

被派到蘇聯讀大學卻因肺炎而休學,大學畢業后留校當教師自己編寫教材,

文革十年讓他重拾英文后來國家派遣留美,拿到博士學位后回到中國繼續當教師,

組建自己的實驗室,成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為國家申請鐵電學會的舉辦資格,

被選為美國工程院外籍院士,從西安到上海,交大到同濟,作育英才,到今天,桃李滿天下。

當晚我們獲邀參加了姚熹院士80大壽的慶生晚宴,全球各地的學生們齊聚上海,

除了聆聽“姚時間”,更為恩師祝壽,場面異常感人。

還記得采訪里姚院士經常說的詞就是“順應形勢、順手推舟”。

云淡風輕,就像一切都是順其自然發生的一樣。


我常常會想,像姚院士這一輩的老學術家,在當時面臨的選擇也不會比現在少,

但他們始終是把祖國對他們的期望,賦予他們的使命放在首位,

并愿意終身投入這個事業里去,他們不是在順流而下,而是時代的弄潮兒。

“我知道我小學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傳統的,人一步一步按照社會家庭的要求,順應形勢、時代、技術發展的要求,

但是在一些關鍵的時刻我該往哪個方向走,做了決定以后,你認真往前走吧?!?/p>






在线观看片A免费观看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