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發之美——紀錄片《銀裝素裹》
來源: | 作者:hyirdcc2011 | 發布時間:2019-12-30 | 493 次瀏覽: | 分享到:


我始終認為一個國家是否強大,你就看弱勢群體的命運。

這里的“弱勢”不僅僅是身份的限制,或者后天帶有某種缺陷,也包括了老去。

我們害怕老去,就像我們害怕失去一樣,這是很廣泛的問題。

一直以來我們的教育缺乏對身體的關注和了解,始終是一件羞于表達的事情,年輕時的身體不能獲得贊美,

年紀大了就用“遲遲暮年垂垂老矣”來形容了。


柬埔寨吳哥窟中的大蛇浮雕


少年時讀美少年阿多尼斯和愛神阿弗洛狄忒的愛情故事,阿多尼斯多美啊,給野豬咬死了,

著愛人的尸體,阿弗洛狄忒也覺得很美,讓這樣的身軀化為秋牡丹,留存世間。

這就是對身體的尊重,對美的尊重。


《銀裝素裹》海報


《銀裝素裹》開拍前我定了一個基調:女性、年齡大、某種美、與中國有關系。

選擇了海播創業以來關注的四個人物:

92歲的Miss Dally、102歲的Tao、85歲的陳若菊和71歲的Tomoko


--------------------------------------------------------------------------------

Miss Dally


Miss Dally是世界禮儀皇后,和好友James時常溝通,幾年下來拍攝了不少她在中國的故事。

我羨慕這種將愛好當人生并且樂此不疲的人,它會讓人很單純,單純是一種生產力。


2019年夏,與Miss Dally在中國廣州


今年導演曾婷去采訪Miss Dally,我覺得她不可避免的蒼老了,但依然很有活力,

想起陳可辛導演的一句臺詞:“如果歲月硬要刻上你的額頭,就不要讓它刻上心頭?!?/span>

微笑,是我們給Miss Dally的核心詞。


授課中的Miss Dally


--------------------------------------------------------------------------------

Tao


Tao很傳奇,我發現傳奇的人是有傳承的,比如她與甘地、與喬伊斯、與艾揚格等等。

傳奇是大歷史當中你扮演了一個小角色。

當然你如果是一個大角色,更能名垂青史了,誰知道你要不要付出更多呢?

當然,如果時間和生命足夠長久,小角色就足夠了。


2017年夏,與Tao在中國廣州


有一年,朋友希望我去印度拍攝艾揚格大師,剛創業,企業怎么活下來都是問題,婉言謝絕了,

現在想來真是人生的遺憾,2014年他去世了......

不可否認,記錄是對殘酷歲月的一次拯救。勇氣,是我們給Tao的核心詞,也是給我們自己的。


高齡的Tao仍在堅持瑜伽


--------------------------------------------------------------------------------

陳若菊


幸好當年我們保留了陳若菊先生的影像,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接受采訪。

與她相見在北京晴冷的冬天,她一頭銀發,那么健談,

她說丈夫周令釗先生不能接受采訪了,上一個采訪摔了一跤,動不得了。


2012年冬,與陳若菊先生在中國北京


沒有不好的消息,想來周先生應該康復了,再收到消息時,她卻走了。

先生在影像中談論最多的是自然,心態的自然,藝術創作的自然,這就是先生的核心詞。

形容若菊先生,我用了《三國演義》中羅貫中描寫華佗的一句話:鶴發童顏,飄然有出世之資。


--------------------------------------------------------------------------------

Tomoko


和阿多尼斯一樣,我們覺得離開的身體也是美的。

起初我還想找一位人物——梵高奶奶常秀峰,

一位農村婦女從河南南陽來廣州帶孫子,自學成才,畫出了美麗的畫作。

她的兒子江華問我為什么選擇她?

我說前面幾個老太太很優秀,年輕時就自帶光環,而梵高奶奶身上有長者最天然的力量。

很可惜,江華跟我說老人快要走了……


2019年春,與Tomoko在柬埔寨暹粒


我很想尋覓一種老者的天然力量,一個平凡老人身上擁有的一種力量

——我面前的Tomoko已經喝了3杯冰冷的啤酒了,風趣的講著她年輕時的故事。

柬埔寨炎熱的天氣讓她愛上了略帶刺激的東南亞菜和凍啤酒。


暢飲的Tomoko


我們相識在5年前,我去柬埔寨旅行,所住的小酒店里掛了不少很好看的油畫,

經理告訴我是一位日本老太太開辦的學校學生的作品。

Tomoko這8年來一直在教柬埔寨的孩子畫畫,紅色高棉戰亂中大批教師被屠殺,她就來了。

一面之緣,相隔五年。我決定帶著攝制組再去柬埔寨,找到Tomoko,講述她的故事。


跟隨Tomoko修習美術的孩子們


這群貧困的孩子與Tomoko相隔萬里,兩個國家,兩種環境,是什么觸動了她?

討論會上大家說是善意?!吧埔狻笔强鬃诱f的“仁者愛人”嗎?

我們該如何解答這種無差別的愛呢?

烈日當空,走在吳哥寺門前的大橋上,修羅和阿修羅搬動著大蛇娜迦,

翻動汝海,世間萬物,善惡情仇呼之欲出。

我想這種“善意”就是對世間的包容吧,

那些溫存的、血腥的、善的、惡的、人性使然的,統統欣然接受。

這是大愛,顯然不易。


柬埔寨吳哥窟

 

4個故事完成了,每一位老人呈現出來完全不一樣的生命狀態,微笑、勇氣、自然和仁愛。

我跟藝術總監李夫說,明年我們做10集吧,讓老去變得不再恐懼,讓我們對生命更加釋然。


蘇華老師所書的《銀裝素裹》


最后要題寫片名了,邀請著名畫家、書法家蘇華老師提筆,這鋼勁兒的筆觸里像極了女性的生命呈現,讓人嘆服。


銀裝素裹,雪白得就像老人兩鬢的白發,又帶著一份優雅、盛放的狀態。

這就是我們全部的立意,全部的心思。


(紀錄片《銀裝素裹》已提交廣州國際紀錄片節、倫敦國際紀錄片節、柬埔寨國際紀錄片節等,即將登錄各大視頻平臺)

 


在线观看片A免费观看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