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陶陶居”到陶陶居
來源: | 作者:hyirdcc2011 | 發布時間:2021-02-05 | 532 次瀏覽: | 分享到:


最近熱播的電視劇《流金歲月》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片段,離開10年的戴茜重回地產設計公司工作,有人開始發難。


圖片


有人問:“一個人離開了十年,對這個行業還能了解多少?”

戴茜:“我去了意大利,在歐洲做了十年的古城翻新,其中包括了威尼斯幾間美術館的改造,還有盧瓦河多處城堡的改造-----”


圖片


一眾人士鴉雀無聲,瞬間被折服。

為什么這些設計修建摩天大樓的人會被古城、古堡翻新和美術館改造而震撼?除了古建筑的修繕難度比平地起高樓更困難,恐怕古建筑中的“靈魂”不是一般人能夠企及的。

在業內人士看來能參與這樣的項目已然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是一樣有功德上修為的事兒。



“理所應當”的困境


10個月前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江波說要恢復廣州第十甫陶陶居老店140年前的模樣,我驚訝不已,他希望我能記錄下來整個變遷的過程并把它制作成紀錄片,我更忐忑。細思恐極,無論結果如何我倆都會聽到不一樣的聲音:對于他來說復原并回到某一個時間刻度——140年前,是精準的,那么這個刻度之后的變化如此巨大,卻是模糊的。


圖片


那些在模糊的歲月里人們的習慣已經養成,對“陶陶居”都有自己的定式思維——它理所應當就長這個模樣,它理所應當是這個菜肴,它理所應當是這個味道,甚至它理所應當是這個價格......


圖片

尹江波


140年啊,幾番輪回,誰又能說清得清這些“理所應當”就真的理所應當呢?一千個人心中就有一千個“陶陶居”,要直面理所應當者的理直氣壯,是需要勇氣的,我極為敬佩江波在內的幾位決斷者。


圖片

廣州第十甫陶陶居老店舊貌


圖片

廣州第十甫陶陶居老店舊貌


我對自己的不確定也來自“理所應當”。10年前,陳曉卿導演的《舌尖上的中國》開始播出,紅遍神州,盛名海外,各個地方臺開始模仿,美食紀錄片風起云涌。美食和它背后的故事:廚師的故事講匠心,食客的故事講溫情,打開你的味蕾還得打開你的心結,這就是美食紀錄片理所應當的結構,如果10年前《舌尖上的中國》還能讓觀眾趨之若鶩,現在剩下的恐怕是“舌尖上的麻木”了。怎么辦?我害怕那個“理所應當”,害怕落入一個“美食治愈心靈”的套路中,140年的歷史和今天的我們之間的關系僅僅是食物帶來的快感嗎?策劃會一個接一個開著,爭論不止。



美食·建筑·城市


美味是不靠譜的,會隨著時節、地域、人物的變化而變化,人的情感也同樣如此,“你小時候的美味未必就能感動我吧,我又為什么要聽你童年的故事呢?”藝術總監李夫的疑問便是所有人的疑惑。我們需要從眾多變量當中尋找恒久不變的東西,或者比食物本身更有生命力的東西,它究竟是什么?在哪里?如何呈現?


圖片

廣州第十甫陶陶居新貌


我隨手舉了蔡瀾先生的例子,今天我們越來越少去關注蔡瀾吃了什么,這些食物又有什么特性了,而更用心體會他文字間的人情味兒,那些俏皮的人生哲理。承載精神的不再是食物,而是書——從900多年前印刷術誕生開始便誕生了人類精神內容的儲存形式,如果再早一些就應該是石壁上的刻畫了。


圖片

廣州第十甫陶陶居新貌


“不要把重點完全放在美食上,而應該是那一棟古老的建筑?!边@是策劃會中越辯越明的聲音。介質變化了,用“建筑”將美食和城市情感連接起來:我們期望什么樣的城市,便是期望什么樣的建筑,建筑的用途是生產美食,美食連接人物故事,他們又點燃城市的記憶和希望,一個周而復始的循環形成了。“這算是中國第一部‘美食·建筑’紀錄片的誕生!”我們笑著說,它并不是個玩笑。


有生命力的歷史才能活著


除了建筑還應該探討什么?如果我們去“中國知網”搜索一下“老字號”,這些博士論文里一大半都在談老字號該如何活著,苦苦求方問藥。包括江波在內的經營者做到了,他們的商道又是什么呢?開放的思維產生全新的體制,新體制引導新動力,新動力產生新動能,新動能帶來符合市場和時代的結果?!坝猩臍v史才能活著?!蔽覉远ǖ南嘈艢v史同樣是“物競天擇”的過程,這個過程伴隨著歷史掌控者的智慧與格局,也伴隨著他們對這個時代的理解與自信。正如紀錄片的片名《從“陶陶居”到陶陶居》,第一個“陶陶居”是1880年那個“值雖多寡或殊,時綴芬芳獨善”的陶陶居,第二個陶陶居是今天這個盛世盛開的陶陶居。


圖片


我懷著對過去、對今天,對未來的敬畏寫下了紀錄片的預告詞:

千年貿易古都,

記憶中的味道。

一場浩大的復原工程,

牽動著百年城市記憶。

懷舊,還是新生?

鄉土,還是世界?

朝日以朝,夕月以夕,

前世今生,百轉輪回,

從味蕾直抵內心。


歡迎收看紀錄片《從“陶陶居”到陶陶居》預告片

 



在线观看片A免费观看岛国